明镜解密:从巴黎到曼城,因凡蒂诺越界全纪录

文章正文
发布时间:2018-11-07 14:56

明镜解密:从巴黎到曼城,因凡蒂诺越界全纪录

2018-11-06 14:24来源:直播吧足球/曼城/因凡蒂诺

原标题:明镜解密:从巴黎到曼城,因凡蒂诺越界全纪录

近日,《明镜周刊》发文,解密石油富豪是如何掌控曼城和巴黎圣日耳曼的,他们又如何通过金钱的力量扭曲足球。因凡蒂诺在出任欧足联秘书长之时,如何帮助曼城和巴黎圣日耳曼绕过财政公平政策。

2014年5月2日午夜,因凡蒂诺给曼城主席发了一封电子邮件。他在这封给曼城主席穆巴拉克的邮件中写道:“我为‘周五晚上晚些时候的邮件’感到抱歉。”

问题的关键在于,曼城可能会因为违反财政公平规则(以下简称“FFP”)而被禁止参加欧冠比赛,而这样一个规则是欧足联为全部有资格参加欧冠比赛的球队制定的一套预算规则。

但在因凡蒂诺发给穆巴拉克的邮件中,他试图让自己收获安心。穆巴拉克是阿布扎比最具影响力的商人之一,也是统治家族的密友。时任欧足联秘书长的因凡蒂诺并不希望惹恼穆巴拉克,所以为曼城如何尽可能在不造成伤害的情况下摆脱困境,提出了一些自己的建议。比如与欧足联达成和解。

这封邮件中,因凡蒂诺语气顺从,明确表示自己愿意为曼城做一些事情。“你会发现,我有时候会选择一种‘看起来更强硬’的措辞方式,请以这种态度来理解这份文件。”当然,因凡蒂诺接着说,“这是我们之间的事情。请严格保密。最后,我还要感谢您的信任,你知道你可以信任我。”最后,因凡蒂诺带着一些乐观的情绪,结束了自己的午夜致信:“让我们积极点儿。”

2014年5月,那是欧洲足球俱乐部的一个转折点,如今已经成为国际足联主席的因凡蒂诺则是扮演着一个具有决定性的,但又相当肮脏的角色。

2013/2014赛季,所有有资格参加欧战的球队都被要求按照FFP则来审查他们的财务状况。这套规则由普拉蒂尼制定,而这也是他作为欧足联主席的一项声望工程。

FFP的引入,其实有着很多积极的一面。其中最具说服力的,就是欧洲足坛需要良性发展,以免大量资金涌入足球市场。因为来自俄罗斯的寡头商人,美国的亿万富翁,阿拉伯世界的酋长,他们都瞄准了欧洲足球市场,并开始在这里大肆投资。那些不愿意出售的传统豪门球队已然无法与那些暴发户一般的球队相抗衡。

FFP则表示,一支球队在2011年到2013年的两个赛季里亏损总额不能超过4500万欧元,而在之后的三个赛季里,亏损总额只能有3000万欧元。此外,规定还要求各球队进行核查,他们的赞助合同不会因为浮夸的金额而扭曲正常的竞争。人为夸大的赞助协议将增加球队的收入,使其能够承担更大的支出。

欧足联花费了数个月的时间调查了9支球队,并怀疑他们严重违反,或持续违反新的FFP——这其中就包括曼城和巴黎圣日耳曼。这两支球队都因为其新老板的出现,而引起足坛的轰动。曼城在2008年被阿布扎比财团收购,而巴黎圣日耳曼则在2011年成为了卡塔尔财团的掌中物。

欧足联主席普拉蒂尼和秘书长因凡蒂诺在接受采访的时候反复强调,如果发现有球队违反FFP,将会受到严厉惩罚。最严重的惩罚就是被禁赛。鉴于欧足联此前这样尖锐的言辞,所以当2014年5月中旬,欧足联与曼城、巴黎圣日耳曼达成和解,真是让世界足坛都为之震惊。

当时的谈判是严格保密的,然而由于“世界没有不透风的墙”,总有人能够搞到第一手资料。阿布扎比和卡塔尔对于欧足联施压的过程现在都可以被还原了。欧足联进行的每一步动作,都会受到来自曼彻斯特和巴黎的压力。

而这两支球队最坚定的盟友,就是原本应该因为自己工作而保持中立的,时任欧足联秘书长的因凡蒂诺。根据泄密文件显示,这位欧足联高官选择站在了“足坛新贵”的身边,这本身就是一件不公平的事情。看起来,这两支球队看起来并非是简单违反FFP而已,他们根本就没有把FFP当回事。

在FFP的审查过程中年,因凡蒂诺数次与来自巴黎、曼彻斯特的球队主席进行密谈,甚至向他们提供机密材料。他还踢出了自己未经授权就提出的妥协方案。简而言之,欧足联中出了个“叛徒”。

这些泄密文件表明,因凡蒂诺通过自己的干预,有意阻挠球队财务控制机构(CFCB)。CFCB是欧足联的一个专门委员会,负责监督球队遵守FFP的情况,并对违规者进行处罚。

CFCB由两部分构成,一部分是调查组,它可以对球队提起诉讼,并对严重违规行为提出处罚。另一部分是审判庭,它将发布最终判决。然而调查组在发现球队违规之时,可以选择以和解的方式与球队达成友好协议。

这样一个机构保持其独立性,其实至关重要:无论是执委,还是欧足联主席办公室,都不准许在任何时候影响CFCB的工作。

不过,这正是因凡蒂诺在2014年春天所越过的红线。泄密文件让人觉得他似乎是这两支球队的卧底,这两支球队都想让欧足联的调查人员和审计人员睁只眼闭只眼。

2013/2014赛季,CFCB的调查组有8名成员,他的首席调查员是前比利时总理让-吕克-德海恩,但他与2014年初病重。接替他的是来自苏格兰的经济学专家布莱恩-奎恩。奎恩曾在英格兰银行担任高官,并在2000年成为凯尔特-格拉斯哥银行的董事长。

2013年7月,CFCB要求巴黎圣日耳曼公开自己的账务信息。而在一年前,卡塔尔旅游局和这支球队签下了一份“关于提升卡塔尔形象的合作协议”,合约期限为5年。这份协议每年能够为球队带来平均2.15亿欧元的收入。

这显然是一笔荒唐的资金,远远超出了市场的承受能力,而且双方的投入产出显然不一致。相比之下,当时拜仁的主要赞助商德国电信,每年向拜仁支付的费用只不过为2900万欧元。换句话说,巴黎圣日耳曼的这个赞助协议看起来只不过是一个幌子,目的是让卡塔尔人能够向球队注入更多资金。

巴黎圣日耳曼与卡塔尔旅游局的协议只有五页纸,只不过要求巴黎圣日耳曼为卡塔尔做广告,“应答应卡塔尔的要求,每年参与其宣传活动”,其他时候球队根本就不需要为卡塔尔旅游局做任何事情。他们不需要在球衣上印广告,也不需要在体育场做广告,甚至都不需要在官网上添加卡塔尔旅游局的外链。超额付款的背后,还有一个另外的原因——这份“长达”五页纸的合同中表明了一点:卡塔尔旅游局提供的资金将用于购买球员。这样做是为了帮助卡塔尔成为“体育世界的主要参与者”。

在回应有关这笔交易的质疑之时,巴黎圣日耳曼表示,这并不是赞助协议,而是一项“国家品牌”协议——针对整个卡塔尔的营销。“与传统的赞助合同相比,国家品牌是另一种模式。”

在收购巴黎圣日耳曼之后,卡塔尔在其机密的“2012年至2017年战略计划”中年就使用了这样一句话,球队的目标是“成为欧洲五大豪门球队之一”,并利用巴黎圣日耳曼的球员的才华,提升卡塔尔作为2022年世界杯主办国的全球形象。这就是最终发生的事情。有了卡塔尔的这笔钱,球队很快签下了瑞典前锋伊布,随后又签下了拉维奇、卡瓦尼这样表现出色的球员。

从一开始,欧足联的调查人员就认为巴黎圣日耳曼与卡塔尔旅游局达成的,高达10亿欧元的协议显然违反了FFP。他们对球队的赞助收入几乎完全来自于球队所有者控制下的国有单位持怀疑态度。

CFCB将德勤的审计人员派往巴黎圣日曼总部,并花费了三天时间仔细审查球队账目。在审查结束的时候,他们向球队总经理布兰科透露,他们认为球队的营销合作伙伴卡塔尔旅游局是“关联方”。

这个词也是给巴黎圣日耳曼敲响了警钟。这意味着,类似这样的赞助付款将被视为球队的隐性资金注入。

五名独立审计人代表CFCB分析了巴黎圣日耳曼与卡塔尔旅游局的合同,并得出了同样的结论。毫无疑问,这样的结果对于巴黎圣日耳曼来说是一场灾难。事实上,全球最大的国际体育营销机构Octagon估计,这份合同的“公平市场价值”仅为278万欧元,是卡塔尔旅游局根据合同支付给巴黎圣日曼的全部金额的1/80。Octagon的营销专家表示:“给予以往的案例和经验来说,没有任何一个理性的赞助商愿意为这样曝光度的事情支付这么多钱。卡塔尔旅游局的赞助费用在这里被夸大了。”

2014年2月21日,欧足联的调查人员告知巴黎圣日耳曼,CFCB将继续调查巴黎圣日耳曼违反FFP的账目。3月初,首席调查员奎因则是邀请巴黎圣日耳曼高层参加在瑞士尼翁欧足联总部进行的听证会。

那年4月,一份初步的结论报告中指出,卡塔尔旅游局与巴黎圣日耳曼的合同“最大公允价值”为300万欧元。因此,从2011年到2013年的两年时间里,球队应该承受的债务至少有2.15亿欧元。当时,CFCB调查组正考虑将案件转给审判庭。

然而,审判庭显然没有做出最后的裁决。欧足联的高官淡化处理了这份报告中最严重的发现,并在尼翁隐瞒了这份敏感文件。

他们这样做的原因尚不清楚,但据我们所知,到目前为止,巴黎圣日耳曼的管理层已经与时任欧足联秘书长因凡蒂诺进行了数周的密谈。

2014年2月,球队总经理布兰科与顾问们达成一致,球队的卡塔尔总裁纳赛尔-阿尔-赫莱菲应该尽快前往欧足联总部,与因凡蒂诺和普拉蒂尼会面。甚至在欧足联对巴黎圣日耳曼的调查开始之前,布兰科就主张对欧足联施加巨大的法律压力。

2月27日,在尼翁进行了一次秘密会议,布兰科、赫莱菲、因凡蒂诺和普拉蒂尼一起参加了这次会议。根据泄密文件表示,巴黎圣日耳曼的老板采用了一种极具威胁的态度,他们指出,就在谈判开始之前,赫莱菲就在普拉蒂尼面前展现了自己的武力。

会议气氛可谓相当紧张,因凡蒂诺建议他的两位客人能够和CFCB达成友好和解,但赫莱菲和布兰科都立即拒绝了这个想法。他们要求,和解只能够在“最高层”进行谈判——换而言之,就是与因凡蒂诺、普拉蒂尼谈判。

这是一种冒昧的要求,类似于要求避开FFP审查。普拉蒂尼和因凡蒂诺都没有拒绝这一要求,而是在幕后与卡塔尔人,与他们在巴黎圣日耳曼的法国代表进行接触。

欧足联的管理部门可能会在人员和基础设施方面影响了CFCB的工作,而根据规定,CFCB的工作必须是“独立”的。

在谈判的过程中,一名为欧足联工作的律师向巴黎圣日耳曼提供了来自于CFCB的机密文件——这位律师在2014年3月21日会见了来自巴黎圣日耳曼的代表。

这支在总部位于巴黎的球队采用了一种极其强硬的态度:他们不承认自己违反了FFP。球队老板希望能够在不损害自己形象的前提下“躲过这一劫”。

从泄密文件来看,欧足联的律师显然做出了让步,要求巴黎圣日耳曼提交解决问题的方案。

在接下来的几周时间里,因凡蒂诺和巴黎圣日耳曼总经理布兰科进行了几次密谈。4月初,他们在伦敦会面,因凡蒂诺显然同意了一项和解协议。他最重要的条件是:巴黎圣日耳曼必须将自己与卡塔尔旅游局的合同价值降低到每年一亿欧元,但这仍旧比CFCB调查确定的“公允价值”相差甚远。

4月19日,法国联赛杯决赛在巴黎圣日耳曼与里昂之间进行,因凡蒂诺则是和布兰科之间再度密谈,就协议细节达成了一致。他们允许球队通过新赞助商弥补1.15亿欧元的差额,而这些新赞助商大多来自于卡塔尔。协议的这一部分将被排除在解决方案之外。

作为回报,因凡蒂诺坚持协议的措辞要足够严格,这样欧足联才不会因此而丢掉面子。毫无疑问,这场博弈的胜者是巴黎圣日耳曼,同时这也说明了因凡蒂诺在2014年春天的FFP调查中扮演了什么样的角色。

不过这并非是因凡蒂诺与这类球队合作的唯一案例。他还花费了数周时间,在CFCB调查曼城之时,和穆巴拉克进行谈判。最终这还导致了因凡蒂诺和首席调查员奎恩之间的争吵。

2013年5月,曼城已经意识到新的FFP将带来严重的问题,他们在2009年到2011年期间亏损了4.51亿欧元。球队财务总监表示:“无论如何,我们都违反了规定。”他承认球队在账面上有太多的亏损,根本无法满足FFP的规定。他接着说道:“我们只能依靠其他方式来度过难关。”

2014年1月,CFCB将来自普华永道的审计人员派往曼彻斯特。结果这成为了一场灾难。84%的“其他商业收入”来自于阿布扎比的赞助商。据报道,球队在其年度财务报表中想欧足联隐瞒了3500万欧元的成本。

曼城对于这种压力做出了本能的反应。球队将律师置于一种战争状态,几乎所有对欧足联的回应都反映了这种攻击性。“普华永道的报告存在严重的缺陷,它包含了CFCB的大量错误解读,对事实的错误假设,法律上的错误以及错误的结论。”曼城在回复中写道。他们要求普华永道的审计人员修改或者删除报告中的大部分内容。普华永道拒绝了这一要求,而这进一步激怒了曼城的律师。

3月中旬,曼城首席执行官索里亚诺与因凡蒂诺就FFP进行了谈判,并威胁要在欧盟法院挑战FFP。在一份内部的备忘录中,曼城律师指出,如果没有与CFCB达成“合理的解决方案”,曼城将“别无选择,只能通过法律与欧足联对抗”。他们认为,球队期待欧足联给出的是“一个警告,而不是进一步的行动”。

然而,证据似乎并不对曼城有利。CFCB调查员发现,曼城与阿布扎比公司签署的四份赞助协议中,有三份“被严重高估”。他们补充说道,这些交易带来了5000万欧元的收入,比实际市场价值高出80%。再次前往曼彻斯特之后,普华永道的审计人员确定,曼城的两家赞助商是“关联方”,和巴黎圣日耳曼是一样的。

但到那时为止,因凡蒂诺一直在努力,他与曼城首席执行官索里亚诺在4月安排了两名律师会面。这两名律师一名代表曼城,一名代表欧足联,他们达成协议,球队将提出一个友好的解决方案。这有点儿像是一个银行劫匪向检察官提出一个适当的判决。

正如一名律师向曼城高层建议的那样,这一策略应该是达成一项球队可以接受的交易,但不必承认任何不当行为。“尽可能施加压力,但总得给欧足联一个台阶下。”

4月15日,索里亚诺通知球队主席穆巴拉克,来那个蜜柑那律师的另外一次会面已经安排好了。“我和因凡蒂诺打了一个很棒的电话,我们就如何向律师回报达成了一致(协商一项和解协议,它不仅仅是一个警告,它是有效的,有说服力的,但又不会对曼城业务造成太大影响。”

不过到了月底,曼城显然仍旧不满意谈判的进展。球队律师在一封邮件中写道,穆巴拉克告诉因凡蒂诺,球队拒绝可能出现的罚款。

然后是2014年5月2日。

巴黎圣日耳曼和曼城都受到了来自CFCB的信件。这些信件并不是由首席调查员奎因签署的。而且就在同一天,他辞去了自己在欧足联的首席调查员职务——因为他认为这些协议都过于宽松,而这两支球队的违规情节又过于严重。意大利的翁贝托-拉戈接替了奎恩,并签署了这些协议。

巴黎圣日耳曼达成了自己的目标,球队主席赫莱菲签署了与欧足联的和解协议。在之前的两个赛季里,球队的财政赤字可能已经达到了2.18亿欧元,但这一次的出发却出奇的温和:仅仅2000万欧元的罚款。

与曼城的事情则有点儿复杂,尤其是对于因凡蒂诺而言。根据欧足联的数据表示,该球队的财政赤字至少为1.88亿欧元,但他们目前仍旧没有找到解决方案。翁贝托-拉戈表示:“必须在5月中旬之前达成和解,否则他将把这个案件提交给CFCB的审判庭。如果那样的话,曼城可能会面临欧冠禁赛。”

这就是为什么因凡蒂诺在午夜致信曼城主席穆巴拉克,并表示:“让我们积极点儿!”的原因。毕竟,在曼彻斯特,反对欧足联领导的情绪正在发生戏剧性的变化。

5月9日,曼城的高官们出现在尼翁的CFCB。一天前,穆巴拉克和索里亚诺还在伦敦秘密会见了因凡蒂诺,准备解决方案的细节。但欧足联总部的会议并没有取得任何成果。

曼城的高层表现得非常愤怒。首席法律顾问克里夫怒斥在尼翁进行的这次会议根本就是“一种耻辱”,他们与因凡蒂诺达成了协议,但被CFCB调查组否决了。他还发出了一份机密备忘录,标题是:可能的法律行动。

克里夫被认为在欧足联的诉讼中占据了上风,他觉得“欧足联除了侵略,什么都做不了”,他想把普拉蒂尼和因凡蒂诺都告上法庭,理由是滥用职权和利益冲突。他还向普华永道的审计人员透露了消息。他表示,一场诉讼很可能在几周时间里摧毁整个欧足联。他更表示,如果普华永道受到威胁,你可以想象他们向欧足联索赔,如果他们破产了,所有债权人也会向欧足联索赔。

2014年5月11日,赛季的最后一天,曼城获得了三年来的第二个英超冠军。一天之后,因凡蒂诺写信告诉穆巴拉克:“不幸的是,我被告知,CFCB得出结论,他们的立场与球队的想法仍旧太遥远,无法就和解协议达成一致。”因凡蒂诺在信中还表达了自己的遗憾,并以一种极具讽刺意味的生命结束:“但CFCB是一个独立的机构,我必须尊重他们的决定。”

随后,球队又收到了普拉蒂尼的密信。他表示在都灵进行的欧联杯决赛中,他曾和维埃拉进行了交谈。维埃拉是1998年世界杯冠军球队法国的成员,现在则是曼城的代表。普拉蒂尼在信中写道:“请告诉阿布扎比的老板,他们必须相信我。我们理解并且喜欢他们为球队所做的一切。”

而在那之后,奇迹出现,因凡蒂诺向曼城提出了新的解决方案。对此,一位曼城高层表示:“我感觉就像《土拨鼠之日》里的比尔-莫里。”

5月16日,曼城首席执行官索里亚诺签署了协议。欧足联对曼城的处罚,与其对巴黎圣日耳曼的处罚一样温和:2000万欧元。而且索里亚诺在与曼城主教练的邮件中写道:“这不会对我们产生实质性影响。”

在和解之后的几年里,巴黎圣日耳曼和曼城一共花费了超过10亿欧元来购买新球员。

欧洲调查合作组织(EIC)曾联系了曼城,要求他们就报道中描述的事件发表评论,然而球队并没有做出回应,并表示:你们这是有组织,有目的,准备搞臭曼城的声誉。

从克里夫的一封邮件中我们可以看出,曼城对于CFCB的态度是多么轻蔑,他们在因凡蒂诺的帮助下,成功避开了CFCB的调查。

在索里亚诺代表曼城签署和解协议的前一天,前CFCB首席调查员德海恩去世。德海恩曾领导着CFCB的调查组,直到2014年初病情恶化。克里夫给曼城工作人员的一封信中写到了德海恩的死讯,他说道:“一个倒下了,还有六个。”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文章评论
—— 标签 ——
首页
评论
分享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