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尔街逻辑

文章正文
发布时间:2018-10-15 09:43

华尔街逻辑

2018-10-15 08:20来源:全景网公司/美股/基金

原标题:华尔街逻辑

  本报记者 陈植 上海报道

导读

华尔街众多金融机构对美债美股存在高估值风险早已心知肚明,此前个别知名对冲基金因此转手沽空。然而,由于非美国家货币宽松政策导致大量资金持续追涨美债美股,整个金融市场逐渐对其高估值泡沫变得“麻木”。

“从"债灾"到"股灾",仅仅用了不到一周时间。”10月12日,一家美国对冲基金经理张刚(化名)感慨说。

10月首周,他刚经历了一场多年未遇的“债灾”——受美联储主席鲍威尔强调美国经济强劲增长并暗示更长时间鹰派加息言论的影响,当周覆盖全球主要投资级与高收益债券的彭博巴克莱环球多元债券指数(Bloomberg Barclays Multiverse Index)市值狂跌9160亿美元,一举抹平众多债券年内所有涨幅的同时,也令美国10年期国债收益率一度创2011年5月以来最高水平3.26%。

“过去四十多年期间,投资者很少见到如此强劲的债券价格跌势。”Ritholtz Wealth Management,机构资产管理部经理Ben arlson直言。令他没想到的是,不到一周时间,这场美国债灾竟蔓延到股市,造成美股大幅下跌。

张刚向记者透露,在经历10日美股大跌后,越来越多对冲基金开始担心持续多年的美股牛市行情将划上休止符。

瑞银发布最新报告显示,一旦美国10年期国债收益率涨破3%,美股估值将面临下跌压力;当收益率触及3.5%,美股拐点将迅速来临。

值得注意的是,受美联储持续鹰派加息影响,越来越多对冲基金正押注年底前美国10年期国债收益率突破3.5%关键点位。

“其实,从债灾到"股灾"的演变过程并不简单。”ACG Analytics美国宏观策略负责人Larry McDonald向记者直言。这背后,既有对冲基金“刀口舔血”火中取栗,也有华尔街金融机构执意吹大资产泡沫“作茧自缚”。

“某种程度而言,此次美股美债大跌给整个金融市场敲响了警钟。以往华尔街众多投资机构已经习惯于躺在QE货币宽松环境下,坐享金融资产价格持续上涨的红利,如今他们必须注意到,这种好日子不但一去不复返,而且成为对冲基金眼里的新狙击武器。”他指出。

美股大跌更像是债灾产物

多位对冲基金经理向记者坦言,当前美股大跌更像是债灾的“产物”,幕后推手,则是不少宏观经济型对冲基金“随波逐流”。

“直到10月初美联储主席强调美国经济强劲增长并暗示更长时间鹰派加息前,不少宏观经济型对冲基金依然认为美国经济增长周期接近尾声。”张刚向记者透露。

这在美国长短期国债收益率曲线持续平坦化表现得淋漓尽致。

数据显示,在9月下旬美债收益率快速上涨前,美国两年期与十年期国债收益率利差一度缩窄至23个基点,创下过去数月最低值。

个别嗅觉敏锐的对冲基金甚至发现,尽管美国长短期国债收益率名义上尚未倒挂,但十年期美债实际收益率为0.92%,5年期实际收益率达到0.93%,二者实际收益率已经出现倒挂。

“押注长短期国债收益率曲线平坦化,一直是对冲基金豪赌美国经济周期见顶的重要标志。”张刚直言。但鲍威尔释放美国经济增长强劲并暗示更长时间鹰派加息后,这些对冲基金的立场迅速动摇——尤其当9月底美国与加拿大、墨西哥签订新的贸易协议(有利于美国利益)后,他们开始反思自己可能高估了全球贸易冲突升级对美国经济增长的负面冲击。

这导致宏观经济型对冲基金纷纷削减10年、30年期美国国债多头头寸,令30年期国债收益率一度触及2014年10月以来最高值3.32%,加重了美国债灾爆发幅度。

在他看来,相比宏观经济型对冲基金“见风使舵”,事件驱动型与量化投资型对冲基金在这场债灾股灾爆发期间则扮演推波助澜者的角色。

CFTC数据显示,8月中旬起,这些对冲基金持有的10年期与30年期美债净空头头寸始终徘徊在历史最高水平附近。截至9月11日,他们持有的10年期美债期货净空头头寸一度刷新纪录高点,达到935061手;两年期美债净空仓也相应增至197128手,创下今年2月以来最高值。

然而,当时新兴市场国家货币汇率大跌令大量资金回流美债避险,进而支撑美债价格持续走高,令他们无从下手沽空美债套利。

National Alliance分析师Andrew Brenner向记者透露,当时美债避险买盘一度造成“逼空”态势,迫使对冲基金只能对美债空头头寸进行止损,但随着新兴市场国家货币汇率趋于稳定,这些对冲基金很快再度加仓美债空头。究其原因,他们笃定美联储鹰派加息将令美债收益率趋于上涨,这些美债避险买盘转而沦为狙击猎物。

为了让沽空美债胜算更高,事件驱动型与量化投资型对冲基金还采取声东击西的策略——先借着伊朗受到制裁题材大举买涨原油期货价格,营造通胀压力升温氛围。

AMP Capital Investors基金经理Nader Naeimi向记者指出,这些对冲基金心里很清楚,在当前美国经济保持加快增长的趋势下,最能影响美联储保持鹰派加息节奏的最大因素主要有两个,一是美国就业与薪酬增长数据,二是美国通胀数据。目前美国就业数据始终处于强劲增长阶段,只要原油价格上涨导致通胀压力升温,美联储持续鹰派加息几率就会大幅增加,由此带动美债收益率持续走高(债券价格下跌),进而锁定沽空美债可观回报。

“十一”期间美联储主席暗示将更长时间鹰派加息,令他们看到沽空美债的最佳机会来临。

但在张刚看来,在大举沽空美债获利同时,对冲基金却低估了美债收益率飙涨对美股的负面冲击,反而“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

“此前不少参与沽空美债的对冲基金认为,10年期美债收益率短期内不会突破3.2%,因此此前美国10年期国债收益率多次上涨都没能突破这个点位。没想到此次债灾却让它一举涨至3.26%,等到对冲基金逢低买入美债结清美债空头头寸获利离场时,美股大幅下跌已不可避免。”他直言。究其原因,随着美国这个期限国债收益率持续刷新年内高点,越来越多华尔街投资机构意识到长短期美债收益率曲线不再“平坦”,反而会随着美联储持续鹰派加息变得“陡峭”,因而纷纷豪赌10年期美债收益率短期内突破3.5%。

“这令美股在十一期间经历多日回调后,终于在10日爆发一轮凌厉下跌。” Nader Naeimi直言,随着美债收益率持续上涨,越来越多华尔街投资机构加入弃股投债阵营,最终引爆了这轮股灾。

在他看来,这令上述对冲基金措手不及。随着10-11日美股持续大跌,众多对冲基金不得不从新兴市场、大宗商品、债券市场套现资产撤离资金以填补美股杠杆投资保证金缺口。

记者多方了解到,多家对冲基金在股票头寸的亏损额远远高于沽空美债的收益。

“听说有家对冲基金在10日美股大跌前,净值在短短10天内上涨了4%,但经历过去两天美股大跌后,净值反而下跌了4.5%。”张刚指出。

在他看来,除了没能料到美债收益率飙涨令美股如此凌厉大跌,对冲基金还低估了美股高估值泡沫破裂的速度,而这也是对冲基金过于贪婪所致。

股债高估值泡沫隐患

在张刚看来,美国债灾之所以演变成“股灾”,折射出一个不争的事实,即美国国债股票均存在高估值泡沫隐患。

“美债的高估值泡沫,主要是美国与其他国家央行货币政策收紧步伐不一所致。”他分析说,当前美联储率先采取鹰派加息令美债收益率趋于上涨,而欧盟日本等其他国家地区央行却迟迟没有扣动加息扳机,其结果是大量来自非美国家的廉价资金纷纷涌入美债套取更高的利差收益,导致美债价格被高估。

“对冲基金对此却乐见其成——正是美债估值过高,才让他们在美债期货市场建立如此庞大的空头头寸,择机狙击美债多头。”张刚透露。尽管过去两个月新兴市场避险资金涌入美债一度导致对冲基金沽空算盘一波三折,但他们依然孜孜不倦地寻找沽空良机。

至于美股的高估值泡沫,一方面是美国经济增长基本面与上市公司利润增长,持续吸引到各国资金不断追捧美股,令很多美股上市公司(尤其是科技类股票)估值大幅超越业务增长前景;另一方面则是美国上市公司回购潮涌,营造出美股过度“繁荣”的假象。

据市场研究公司TrimTabs调研发现,美国上市公司在二季度开展了4336亿美元股票回购,几乎是一季度2421亿美元的两倍。除了大幅增加股票回购金额,美国上市公司还在二季度拿出创纪录的1116亿美元进行股息分红,同比增长逾7.8%,

“这导致很多美国上市公司股价早已脱离了业务增长基本面,仅仅依靠上市公司高回购分红预期持续上涨。”张刚向记者透露。事实上,鉴于全球贸易冲突持续升级,越来越多美国上市公司却在收紧开支压缩业务拓展规模。

6月中旬,美国经济咨商局(Conference Board)曾发布报告预计,2018年美国上市公司资本支出增速为6.6%,2019年则降至5%,主要原因是全球贸易冲突升级冲击了美国企业对未来经济增长的信心。

在美银美林美股与量化策略主管Savita Subramanian看来,华尔街众多金融机构对美债美股存在高估值风险早已心知肚明,此前个别知名对冲基金因此转手沽空美债美股。然而,由于非美国家货币宽松政策导致大量资金与利差交易资金(比如涌入美债美股的日元套利交易资金高达逾千亿美元)持续追涨美债美股,整个金融市场逐渐对美股美债高估值泡沫变得“麻木”,甚至认为最后买单者会不断出现。

“与此同时,知名对冲基金一系列沽空美债美股策略遭遇巨亏,进一步吸引越来越多华尔街投资机构将资金杠杆放大到8-10倍买涨美债美股,以此博取更高业绩回报留住LP(出资人)。”他进一步指出。

他直言,此次美国债灾到“股灾”的演变,无形间捅破了这层美债美股牛市行情的“面纱”,让越来越多华尔街投资机构意识到美国金融资产高估值泡沫的巨大隐患。

“这也是过去两天美股大跌期间,美债没有像以往受到避险资金青睐的主要原因之一。”张刚认为。与以往形成鲜明反差的是,在10-11日美股持续大跌期间,美债同样遭遇新一轮抛售潮。其中10日贝莱德债券ETF(AGG)出现逾20亿美元的资金流出,为史上单日资金流出额最大值。

彭博数据显示,在上周美股连续五个交易日下跌期间,债券投资类ETF资金净流出55亿美元,是近期平均资金进出额的大约4-5倍。

“这侧面反映出华尔街投资机构对美股美债高估值泡沫破裂的担忧日益加剧,甚至到了踩踏式撤离的局面。” Savita Subramanian强调说。某种程度而言,这标志着货币宽松时代的金融资产估值持续上涨美好岁月已经终结,对冲基金越来越难找到最后的买单者接盘高估值美债美股,必须学会在货币持续紧缩的新时期制定新的交易策略。(编辑:周鹏峰)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文章评论
—— 标签 ——
首页
评论
分享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