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联储议息前夜,在通胀和钱荒夹缝中游走

文章正文
发布时间:2017-12-12 18:58

  转载请注明出处:阿甘看天下

  §ⅰ 自豪华夏文明

  扯段题外话。18世纪欧洲工业革命是东西方文明领先权易主的界碑,如果这种说法有些牵强,那么往前追溯到16世纪郑和下西洋时代的大明朝,华夏农耕文明领先于北方游牧和西方海洋文明之说并非托大。我们的祖先创造出了灿烂的、引领人类的文明,完全值得后世子孙自豪甚至膜拜,至少不用自卑。生产力如此,

  思想方面亦不例外。入世做事、出世作人的儒道思想,至今仍旧熠熠生辉影响全人类。『江山易改禀性难移』,这句来自祖先的训示,拿到今天看居然惊人对榫。

  §ⅱ 经济增量命根

  两个月前,当19大提出『当今社会主要矛盾已经转化为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时,顿时激起了国人的无限遐想。国家终于意识到了『不平衡』这个社会痼疾,下一步要做的该是压缩体制内行政开支和政府投资规模,把纳税人贡献的财富返还亏欠多年的社保和民生了吧?

  12月8日,中央政治局召开会议。熟谙规则的人都明白,每年12月上旬举行的这次会议,旨在分析研究下一年的经济工作重点,为接下来即将召开的年度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定调。今年会议的口号是确保打赢三大攻坚战,具体说来一是防范化解金融风险,二是精准脱贫,三是污染防治。咱小老百姓重点应该关注什么?

  不是华丽丽、高大上的口号,而是『经济增长目标』。只有来年的经济增长目标,才能直接决定身为升斗小民的你工作会不会稳定?钱袋子会不会缩水?换句话说,存量财富是属于‘全民’的,与个人基本没有太大关系。因为小老百姓吃的喝的都来自『增量经济』。关于这方面不宜展开讲哈,有不懂的可以单独交流。

  众所周知,此前2015、16、17三年的经济增速目标分别是7%、6.5%-7%、6.5%,处于一个不断下调的递降趋势。2017年经济增长目标定在6.5%左右,实际呢?前三季度经济增速6.8%,超过预期也就决定了2018年的经济增长目标不太可能再像前几年那样持续下调,大概率会沿袭6.5%左右。而这个目标又意味着什么?

  嗯,政府经济工作的发力点和落足处仍旧是『存量不动发展增量』,靠增量经济拉动就业,好让老百姓有口饭吃。前文已经说过,江山易改禀性难移,辄在于此。

  §ⅲ 刺激政策依旧

  日前国家信息中心发布的一份报告称,2018年应继续坚持‘稳中求进’的工作总基调,把提升经济发展质量放到更加重要的位置,同时建议把GDP增长预期调控目标确定在6.5%左右。一个远高于西方发达国家的经济增速,靠什么实现?

  保持积极的财政政策,将全国赤字率控制在3.0%,适度加大地方政府专项债券发行力度,积极推进财税体制改革。同时,坚持稳健的货币政策适度中性,积极稳妥去杠杆,做到不紧不松,将2018年社会融资规模存量增长目标设定为12%。

  最后不忘漂亮点缀,高质量发展意味着高速发展不再是主要追求目标,2018年经济增速目标或被继续淡化,不会重走大力刺激投资的老路。点缀嘛,看看就好。

  积极的财政政策是经济增长的保障,后面的赤字率3.0%、加大地方政府专项债发行、加税、社融规模高达12%……纲举而目张,一切手段都只为筹措政府投资资金服务,都只为6.5%的增长目标服务。怎么样,脑门是不是开始冒汗了?

  至此,2018年度经济雏形呼之欲出,旧的经济增长方式不会从根本上改变,这当然缘于新的经济增长动能不堪大任,而新瓶装旧酒的经济刺激模式自然不能被放弃,否则失去了经济增速,就业率必然下滑,社会稳定如何保障?外甥打灯笼。

  当然,在一年一度的2017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精神正式出炉之前,这一切都还只是忖度。但平心而论,这算不算没有根据的意淫?见仁见智,只因出发点迥异。

  占步不可谓不高,算度不可谓不精。但问题是,资本市场还能支撑起放水投资吗?

  §ⅳ 市场永远缺钱

  12月6日,央行开展1880亿元一年期中期借贷便利操作,利率3.2%,与上一次持平,规模上来看等额对冲当日到期的一年期中期借贷便利。

  12月7日,央行旗下喉舌金融时报称,确定12月份有两次一年期中期借贷便利操作,不出意外应该是对12月16日到期的1870亿元MLF进行续作。什么叫续作?意思就是债务到期后继续拖延还债期限,而提前放风意在给市场打预防针。

  12月11日,央行开展800亿元逆回购操作,包括7天期400亿和28天期400亿,对冲掉当日到期的600亿元逆回购后,补充市场流动性200亿元。

  年底宏观审慎管理MPA大考在即,市场流动性供求矛盾突出,央妈那点心思谁都看得懂。当然,在全球货币收紧的大背景下,央行放水也不敢过于恣睢,变得察言观色小心翼翼,而这对于已经习惯了大手大脚花钱的市场来说却根本不解渴。

  众所周知,伦敦同业拆借利率Libor是国际资本市场的绝对标杆。而就在上周,3个月期美元Libor突破1.5%,创2008年12月以来新高。2008-2017,整整保持了10个年头的纪录被打破,全球资本市场流动性之紧张可见一斑。

  再来看看国内资本市场的晴雨表上海同业拆借利率shibor。

  12月7日,隔夜shibor报2.585%,上涨1.2个基点;7天shibor报2.791%,上涨0.4个基点;3个月shibor报4.7873%,上涨0.43个基点。

  12月8日,隔夜shibor报2.608%,上涨2.3个基点。7天shibor报2.799%,上涨0.80个基点。3个月shibor报4.7918%,上涨0.45个基点。

  12月11日,隔夜shibor报2.688%,上涨8个基点;7天shibor报2.818%,上涨1.9个基点;3个月shibor报4.7992%,上涨0.74个基点。

  涨,涨,涨!从国际到国内资本市场,银行同业拆借利率携手节节攀升。银行拆借银行的钱上涨,市场上的资金使用成本当然没有下降的道理,而只会水涨船高。

  §ⅴ 央妈无声加息

  而这个最终结果和银行主动加息有区别吗?完全是殊途同归。

  其实经常关注资本市场的人早就注意到了,早在今年1月份和3月份,央行已经分别两次上调了一年期中期借贷便利MLF利率。尽管嘴上打死也不承认,但这其实就是不动声色跟随美联储加息!只不过呢,因为一年期存贷款利率这根标杆实在是太敏感了,为不使升斗小民脆弱的小心脏突发爆裂,为不导致市场恐慌,央行决定一年期存贷款利率标杆暂时不动。加息是必须的,只是改变了加息的方式而已,而这恰恰逗漏了央行心思,害怕美元加息带来的资本流失和金融风险。

  既实现了加息目的,还没提高居民存款利率,央妈用心之良苦令人感怀。问题是,你那并不敏感的触觉体会到了吗?不是风动,不是幡动,仁者心动而已。呵呵。

  §ⅵ 美元王者归来

  如果还有更细心的人,进一步追索不难发现,1月24和3月16这两个日期分别对应着美联储2016年12月和2017年3月两次加息,这就更值得玩味了。按照这个公式推演,接下来12月的另一次一年期MLF操作,会不会跟随美联储加息的步调继续上调利率呢?就让明后天美联储议息会议结果来佐证吧。

  就在12月12-13日的美联储议息会议前夕,受美国税改+美联储加息、缩表三重影响,全球资本流向美国的汹涌压力,已经令各国汇率承受了巨大考验。

  国际主要货币走势。12月2日美国税改法案通过后,美元开盘跳涨,黄金应声跳空8美元。美元/日元连续第二周上涨;受脱欧进程影响,美元/英镑主要周线止住4周连跌势头;美元/澳元上涨;美元/加元大幅上涨;美元/欧元大幅上涨。

  大宗商品方面。上周周黄金日线4连阴步入惨烈下跌态势,一举打破了12年来最窄交投区间,接连下破1270、1260及1250关口,收于1243.71美元,录得5月来最大周度跌幅。原油在周初接连下挫,周线直接收出一根光头阴线。

  即使流入国际资本市场极其有限的人民币,对美元汇率中间价也从11月28日的6.5874,一路下调到12月8日的6.6218点,短短10天就跌去了344点。有关方面不是一直希冀人民币国际化吗?不妨完全放开自由兑换试一试,呵呵。

  观察历史数据,每一轮美联储加息周期,美元指数无一例外会随之走强。伴随着美联储2018年的2-4次加息,伴随着缩表并叠加税改利好,美元指数的向上走势基本不需要怀疑,唯一的悬念或许只在于本轮会走高到哪个点位而已。

  对此,美银美林G10外汇策略全球负责人Vamvakidis表示,税改对美元的提振表现在三个方面:1,鼓励美国企业将海外留存资金转回国内,其中一些资金将被转换成美元,用于资本支出;2,减税措施可能将在未来两年提振美国GDP年增长率0.3至0.4个百分点;3,这可能会迫使美联储以比预期更快地速度提高利率。Vamvakidis看好投资者将买入美元,而且已有多家投行看好明年的美元走势。

  §ⅶ 外汇扑朔迷离

  但这对新兴市场来说,却面临着资本流出和汇率贬值的如山压力。随着2018年个人5万美元购汇额度如期而至,岁末年初人民币汇率、外汇占款、外汇储备注定难言轻松。届时央行将如何应对呢?总不会只靠霸王硬上弓的资本管制吧?

  根据外管局公布的外汇储备数据,截至2017年11月末,我国外汇储备规模为31193亿美元,较10月末上升101亿美元,升幅为0.3%,连续第十个月回升。关于外汇储备话题,笔者在12月8日撰文《【周末观察】『市场经济地位』被否始末及应对》中曾经谨慎提出了一点儿疑义,即『无论美元上涨还是下跌,无论非美货币汇率涨跌,最终都会出现同样的结果——我国外汇储备继续上升。』

  另据网友提供的数据,自去年年底至今年6月30日,外汇储备由30105.17亿美元增加至30567.89亿美元,增加462.72亿美元;而与此同时,全口径外债余额由14378亿美元增加至15628亿美元增加1250亿美元。

  如果从这个角度观察,今年前六个月外储增加462.72亿美元,同期外债却增加了1250亿美元,外储增量远远小于外债增量,这就有点儿尴尬了哈。但这里边有个『时间节点』的问题,或许截止11月底外债消失的同时外储继续增加也未可知哈。持怀疑态度的朋友,对照年末央行外管局公布的数据一看便知。

  问题在于,根据海关总署最新公布数据,今年前11个月,我国货物贸易进出口总值25.14万亿元,同比增长15.6%。其中,出口13.85万亿元,增长11.6%;进口11.29万亿元,增长20.9%;贸易顺差2.56万亿元,收窄16.7%。

  毫无疑问,外汇储备的主要来源就是贸易顺差,而前11个月贸易顺差巨幅收窄,对外储总量来说自然不是什么好消息。

  §ⅷ 在寒风中煎熬

  展望2018后的未来几年,无论国际还是国内资本市场,钱荒在美联储加息周期内将成为常态。而我国特色的经济增长模式又注定了货币刺激经济须臾不可停顿。这种左手抱薪右手救火的凶险态势,考验的非但是管理层,还有身处其中的每个国人。

  一方面收紧货币带来的企业生存压力,威胁着很多人的就业机会;两一方面政府为保障就业开展的投资刺激,又让每个家庭的存量财富面临巨大缩水风险。在收入减少和物价上涨的寒风中痛苦煎熬,是这个美元指数上涨周期内新兴经济体必须面对的剧痛,但愿这个过程持续时间可以短一点。

  除了体制内群体,每个人、每个家庭都应该未雨绸缪了。

  『阿甘看天下』,一扇透过现象洞悉本质的窗口,专为小众财经小白量身打造。

文章评论
—— 标签 ——
首页
评论
分享
Top